有传言称携程即将第二次上市。「大数据杀」会不会成为最大的绊脚石?_黄山资讯网

有传言称携程即将第二次上市。「大数据杀」会不会成为最大的绊脚石?

发布时间:2021-04-09 相关聚合阅读:携程 绊脚石 传言 即将 数据 最大

原标题:传闻携程即将第二次上市,“大数据杀”会成为最大绊脚石吗?

近日,据路透社媒体IFR消息,携程计划今年上半年第二次在香港上市,融资至少10亿美元。值得一提的是,早在2020年1月,据彭博社报道,香港交易所就与携程讨论了在香港二次上市的可能性。仅从当时的股价表现来看,对携程来说并不好。同时,携程2020年第三季度的净营业收入和毛利率同比呈下降忑缔金融网趋势,各业务板块同比增速均为负值。

事实上,如果新冠肺炎疫情没有打乱携程第二次上市的步伐,携程在去年初还是有机会的,但这可能与低迷的环境和自身股价的波动有关,整个上市节奏再次被打乱。但今年海外疫情并没有积极改变,国内疫情出现了一些新的迹象。但是,在这种环境下,携程的二次上市计划能顺利进行吗?

在疫情的影响下,携程第二次上市计划是否会再次告吹?

每个人都应该知道新冠肺炎疫情对旅游业的影响有多大。中国工业经济信息网公布的数据显示,2020年上半年,国内旅游人数11.68亿,同比下降62%,国内旅游收入6400元,同比下降77%。中国的疫情控制非常好。想象一下海外旅游区的情况,肯定更糟糕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携程的主营业务必然会受到冲击。携程2020年披露的未经审计的第三季度财务业绩数据显示,携程第三季度净营业收入55亿元,同比下降48%,环比增长73%;毛利润44亿元,同比下降47%,环比上升94%。从数据上看,其营收和毛利率均有反弹,但仍处于同比下降趋势。这种情况主要是因为国内疫情的好转,但如果同比下滑严重,无法改写,携程今年的业绩也将不得不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同时,对于二次上市,资本市场肯定会关注企业的收益情况。但据相关机构研究,携程各季度净营业收入从Q1 2020年到Q2 2020年呈现同比下降,同比分别下降42%、64%和48%。从这三个数据来看,虽然第三季度下降程度小于第二季度,但仍高于第一季度。所以可以看出,携程第三季度的单季度运营并没有实质性的改善。

而且考虑到去年第四季度以来疫情持续的负面影响,携程第四季度的净收入也不容乐观。再加上今年年初的类似情况,以旅游为主营业务的携程未来的净营业收入是否实现正同比增长,还有待观察。

大环境不好,携程要面对腾讯和阿里

在恶劣的环境下,携程的情况自然不容乐观。与此同时,腾讯部的美团和阿里部的飞猪也在携程的细分市场上形成了一撮。

数据显示,2020年第三季度,携程住宿预订收入25亿元,同比下降40%,环比增长98%;交通票务收入19亿元,同比下降49%,环比上升66%;成套旅游收入3.26亿元,同比下降80%,环比上升151%;企业差旅收入2.82亿元,同比下降16%,环比上升74%。

从这些数据中不难发现,作为携程主要业务收入的住宿预订和交通票务业务,占到了收入的80%。但其子业务收入同比增速均为负值。原因是携程在主营业务领域要遇到很多强硬的竞争对手,在子业务领域也陷入了更加激烈的竞争。

据Trustdata大数据发布的《2019-2020年中国在线酒店预订行业发展分析报告》显示,2019年美团酒店订单占总量的一半以上,累计过夜量4亿。同样在2019年,飞猪通过“出境游”战略抢占了在线运输市场的一席之地,市场份额为16.1%。与此同时,飞猪还在假期板块推出了“飞猪购买”业务,直接从线上假期层面与携程的线上假期领域展开竞争。

要知道美团和飞猪的背后是腾讯和阿里,而携程在百度的支持下,自然无法避免直接和这两个集团交手。但问题是腾讯和阿里有很多平台流量可以共享的优势,但是百度能给携程的远不如这两家。

所以,携程未来如何保持稳定的市场地位,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。

如果很难摆脱“大数据扼杀”的负面影响,携程的前景堪忧

除了市场环境恶劣、竞争对手围攻之外,携程还被公众对其存在“大数据杀”的质疑所困扰。携程其实对“大数据杀”给出了肯定的回答,包括提供截图给携程客服解决问题。但这个答案是否意味着携程本身并不确定是否存在类似情况?

毕竟早在2019年就被曝“携程机票被重新搜了近1500元”,携程还专门道歉,但最后还是把责任推给了App Bug。此外,我们还从微博上截取了一些博主发布的微博,内容一般都与“大数据查杀”有关。

由于携程表示会带截图,所以我们选择了几个博主用截图来回应。如果遇到类似情况,可以在评论区私聊,我们会发截图,以后一起举报。

其实业界内外对“大数据杀”的评论很多,甚至中国消费者协会之前也专门发表过自己的看法和观点。中国消费者协会认为,各种算法的意义应该是更好地为消费者服务,通过算法为消费者推荐内容,对平台和用户都是互利的。

关于算法滥用问题,中国消费者协会认为“一方面会破坏当前市场公平有序的竞争,长远发展会对国内经济发展产生影响。另一方面,消费者消费无缘无故成为算法的受害者,成为技术欺凌的对象,失去社会公平,践踏社会道德。”

我们认为,大数据本身的出发点应该是管理用户,深挖用户需求,尤其是为老用户提供更加便捷的服务。毕竟维持一个老用户的成本是新用户成本的八分之一。老用户一般都对平台忠诚,优质用户一般属于这个群体。携程在老用户和新用户的维护和获取上显然没有搞清楚主次。

很多新用户的优惠待遇是老用户享受不到的,而新用户可能往往是其他平台的忠实用户,只是来薅羊毛而已,用完就走。如果携程利用信息不对称来剥削老用户,那么显然这个出发点是错误的。

俗话说“得人心者得天下,失人心者失天下”,携程之所以能如此无所畏惧,是因为它的行业地位,因为没有人能与之有效竞争,就像行业的垄断一样。按照业界普遍认同的观点,“互联网行业本身强大的规模效应和网络效应,本来就对竞争具有排他性。”

但为了限制平台的“扼杀”行为,去年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开征求《平台经济反垄断指南(征求意见稿)》意见,旨在防止和制止平台经济日益加剧的垄断行为,加强和完善平台经济反垄断监管,保护市场公平竞争,维护消费者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。

从国家监管的角度来看,未来打破互联网巨头的垄断势在必行。在这里,我们也奉劝一些互联网公司不要想着一点蝇头小利,要从老用户那里“捡”一点羊毛。毕竟国家已经开始控制它了,细心可以让它成为千年船。

写在最后

携程自2017年7月股价创出60.65美元的新高以来,股价一直在缓慢下跌,显然不符合其互联网属性。尤其是作为在线旅游行业的龙头企业,携程必须不断巩固自己的地位。

所以爆发以来,旅游业受到重创。携程还试图开辟新的途径来节省自己的收入。例如,去年,携程在携程董事长梁建章的带领下,进行了100多次“带货直播”。最近携程在自己的社区推出了Planet,允许景区、酒店等商家通过发布图片、视频甚至直播等方式快速种草,然后在携程下单交易。

但也有业内人士表示,旅游业靠“直播带货”不是长久之计。毕竟旅行的最终目的是能出去,现在连门都出不去了。如何要求消费者下单交易?

总的来说,我们认为,从目前的环境、竞争对手,以及自身的声誉来看,携程的二次上市很难一帆风顺,至少要等到疫情平息下来。而且携程不得不尽快推进自己的业务,但问题是,这个过程需要多久?现在恐怕没人能给出准确的答案。

Copyright© 2015-2020 黄山资讯网_娱乐资讯头条_今日资讯热点_今日热点资讯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