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区,一样能够给孩子创造好的教育_黄山资讯网

山区,一样能够给孩子创造好的教育

发布时间:2020-08-07 相关聚合阅读:山区 一样 孩子 教育

原标题:山区,一样能够给孩子创造好的教育

在因总校制孵化成功的优质幼儿园——金沙幼儿园内,孩子们正在快乐玩耍。

在沙县一中,老师正在给孩子们免费提供培优补差辅导。

这几天,看到沙县高考喜报,家长黄女士摇摆不定的心也定了下来。她决定让刚刚结束中考的孩子去沙县一中就读。“之前之所以宁愿每年多花几万元让孩子出去读书,是因为沙县教育环境比较松散,担心孩子学业上不去。”黄女士说,这几年,沙县的教育环境教育资源越来越好,孩子留下来读书放心了。

7月24日,高考放榜,沙县教育再次刷新历史纪录。

据初步统计,2020年高考,沙县600分以上60人,同比增长185.7%;本科以上上线1055人,同比增长5.29%,其中本一以上上线人数(不含艺体)325人,同比增长22.64%;还有3名学生被北京大学物理系和中国美院录取。

“沙县小吃闻名遐迩,但与之共生的,优质生源外流、留守孩子较多、教师积极性不高、学校少等短板也曾经影响阻碍着沙县教育事业的发展。”沙县原县长汪志红说,2017年以来,沙县在加大投入尽快增加学校资源的同时,用机制解决山区教育“老”问题,激发了基础教育发展活力,实现了质量为主导的教育环境转变,让老师们有信心,也让群众相信,山区教育一样能够给孩子创造好的教育,实现好的成长。

托管合并型 农村孩子共享优质资源

沙县三中九年级2班寄宿生张海燕是南霞乡人,父母在家务农。因为城区没有房产,正常情况下,她小学毕业后,“留”在南霞中学就读。

可让她惊喜的是,七年级开始,她就可以享受到城区更优质的教学资源。经过不断努力适应,海燕已挺进全校前50名。

这得益于沙县探索的三明市总校制改革。

多年来,随着城镇化进程加快,交通越来越便利,乡镇生源逐渐减少,个别乡镇中学学生少、老师多,甚至出现了“空壳校”,造成乡村教师资源浪费,教学质量提升难,而城区师资却面临着不足的问题。

“2017年,沙县开始探索推动符合当地实际的基础教育总校制办学模式,以城区优质校为总校,将农村薄弱校作为城区优质校的分校。”沙县教育局局长夏永福说,这一年“托管合并型”模式在全市率先试行,南霞中学撤并至沙县三中,100多名南霞学生全部到三中混合编班就读。

两年多的实践与融合,南霞中学各年级学生的学业水平得到大幅提升。“南霞中学教学质量曾连续四年全县倒数,2019年期末统考,九年级35个南霞学生的平均分位居全县第二名。而第一批受益总校制的南霞中学生,已经于去年毕业,中考成绩位居全县前四。”沙县三中校长游文旺说。

试点成功后,沙县又根据其他学校的实际情况,先后探索符合沙县实际的“紧密联合型”“孵化型”等办学模式,通过一对一支援、委托管理、分校区等多种形式,逐步提升南阳中学、富口中学的办学水平,成功孵化三官堂小学、金沙第二小学等4所优质新校,促进各校教学资源均衡发展。

“总校制,优化了师资资源配置,使得薄弱校或新校迅速成为区域优质学校。”夏永福说,优质教育资源的均衡,化解了个别优质学校过度“集中大班”的烦恼和矛盾。

孩子们就近入学,也避免了家长为入个别学校挤破头的现象。家住西园小区的乐女士,早前因为想让孩子去实验小学就读,一直打算在房价较高的博贝游戏学校附近买套房子,给自己造成了不少经济压力。“这两年,家门口的小学换了新校舍,教学质量口碑也越来越好,打消了买房的想法。”乐女士说,许多家长认为,现在小学在哪里读都一样。

考评动真格 不再论资排辈优教优酬

这几天,沙县教育局的工作人员正忙着进行教学质量考评工作。

与往年不同,教学质量在综合考评中的比重再提档到了60%。“教学质量好,综合考评分数就高,先进指标多、二级绩效多、优秀比例分配多等好处就会接踵而来。”大洛中学校长黄修进说,这一变化让学校第一次尝到“甜头”。

大洛中学是个农村校,虽然教学质量在全县前列,按惯例最多被评为沙县素质教育先进单位,没有其他奖励。考评机制改变后,大洛中学学校职称职数、评先评优比例都增加了,除了奖金,校长也被推举为省优秀教师。

“原先,学校对教师的考核真正触及教学成绩的分值不多,拉开差距有限,起不到奖励调节作用,造成教好教坏一个样。”市教育局副局长林星旺说,教育的核心资源是老师,老师好了,教学质量才会好。

从2018年9月起,沙县深化教师管理机制,注重综合考评结果运用,从年度考核、评先评优、综合考评、二级绩效等方面,完善量化考核方案,建立以教育质量为核心的考评制度。晋档上,提高教学成绩分值占比,降低论文分值,要求三年聘期内至少有1年班主任年限,解决了班主任没人当的问题;晋级上,要求初中教师学科成绩三年平均分不低于全县平均的80%,高中教师学科成绩平均分不低于全校平均的80%,形成可以换算的分值,建立一整套职称评聘和管理机制,解决老师最关心的个人职称晋升问题。“让教学质量与老师最关心的优秀指标、职称职数、奖金挂钩,调动教师积极性,形成人人关心质量、会教先上的良好氛围。”夏永福说。

有奖励也有问责。“原有的追责体系,大多是表态发言,不痛不痒。”教育局中等教育股股长巫福林说,教学质量不合格的老师,现在不仅约谈,还会取消职称,进行质量单列管理,直至合格为止。

“这些规矩让学校校长少了人情的牵绊,有了更多自主权,可以专心抓校园管理。”沙县一中吴水英说,教师的改变最明显,主动培优补差辅导,以前学校各项指标在全市只能处于保八争七的位置,现在高中各年段总平均分位居全市前四,多个学科跃居全市第一。

学校教育风气好了,教学质量自然就提高了。去年,沙县本科上线人数首次突破1000人,全县“985”“211”工程大学上线人数增幅116%,北大清华录取人数实现“零”的突破。

“下一阶段,将在全县实行聘后管理制度,调动处于中流老师的积极性。”夏永福说,这一制度将激励老师们主动作为,争创一流。

推民办公助 校内课后服务留守孩子

在沙县金沙小学,留守孩子有两个教室:一个是上课时用的“常规教室”;一个是课后的“临时教室”。

“这个‘临时教室’是学校免费提供给托管机构的。课后,留守孩子就会背着书包来到‘临时教室’,与20多个‘临时学友’共同吃饭、学习。”教育局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股股长黄裕荣说,290名留守学生,根据不同年级和学习情况被分配在13个班级里,由托管机构的老师辅导作业。

沙县有6万多人常年在外经营小吃。与此同时,有5870多名中小学生留守在家,占全县中小学生总数的12%。

家长普遍选择将留守孩子托付给校外托管机构,而其良莠不齐的质量又让家长不放心。沙县金沙小学四年级学生黄同学的父母都在广州做小吃,从小他由爷爷奶奶带大。三年级时,他开始到校外托管机构学习。“那里学习环境很差、很窄,很压抑,吃的也不好,还影响了孩子的学习。”黄同学的父母焦虑又无奈。

“这类校外托管机构多是保姆型老师,教学专业素质低,收费高,餐标低。”沙县教育局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股股长黄裕荣说,由于校外托管机构存在多头管理问题,容易造成监管不到位和学生安全无法保障。

2018年9月,市里在加强校外托管机构运营监管的同时,开始在城区小学探索试行“民办公助”校内托管新模式。“按照‘薄利原则’和‘市场准入方式’,考察引进本土一家培训机构,为留守孩子提供校内课后服务,学校则无偿提供食堂、水电、教室等配套设施。”林星旺说,“民办公助”校内托管模式,解决了留守儿童家长后顾之忧,让留守孩子安心学习,这在全省属首创。

不同于其他校外托管机构,作为沙县唯一一家由教育部门获批的托管机构,校内托管学生由辅导员老师专人管理,学校和家委会成员共同监督;聘用老师均是本科以上学历且有教师资格证,每天在学校坐班备课,与学校科任老师双向沟通,掌握每日的学习重点,以保证与孩子的学习进度一致;饮食搭配健康,两素两荤一汤,可溯源。

学生完成作业后,辅导员还会安排素质活动、课后活动及辅导。低年级学生有绘本带读、朗读、跳舞、唱歌等活动;高年级学生有英语带读、逻辑思维训练、户外拓展等活动。

更多的服务,更高的教学标准,收费却比其他托管机构低很多,也倒逼了其他校外托管市场的“质量洗牌”:有的因服务质量跟不上被市场淘汰;有的积极地提高服务质量;有的选择提高课程质量。

目前,校内课后服务已在沙县城区、城郊6所小学推广,占城区、城郊小学的60%。“明年,沙县城区小学就可以实现校内课后服务全覆盖,并尝试向乡镇拓展。初中校内课后服务模式也正在规划对接中。”教育局说,校内课后服务是公益性的,将在强化监管基础上提高公助的扶持力度。

Copyright© 2015-2020 黄山资讯网_娱乐资讯头条_今日资讯热点_今日热点资讯 版权所有